翡翠收藏

翡翠商家拿货记多图

编者按:翡翠价格大涨,影响的其实不仅仅只是买家,一些零售商们更是深有感受。买家们觉得翡翠太贵可以不买,但是零售商们却不能因为翡翠的价格高就丢了自己的饭碗。会员 @福星玉器信南 的帖子就详细的写出了拿货的艰辛。
华林平洲四会拿货记之我的钱如草纸
本文作者:福星玉器信南
华林平洲四会拿货记之我的钱如草纸好就没发过这样的帖子了,本来这次想不发的,但是这次的拿货经历真的让我太多的感慨了,难道现在的钱真的贬值那么厉害,翡翠又升值那么猛?真的是无法理解啊,让我想起了爱如潮水这首歌,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应该改成—-我的钱如草纸,钱如草纸让我向你推。
一大早就来到了华林这里,当司机叫我下车的时候真舍不得啊,在车上睡得暖暖的,一下车就感觉到了冬天的那种寒意,这个时候就像是小时候冬天上学的感觉一样,十分的想念家里那张床啊。呵呵,五点多的时候天还是很黑,没有地方可以去,本来想去到指定的用餐地点去坐坐准备吃早餐的,但是没想到居然还没开门。就这样,在寒风中我和一群“年轻人”大眼看小眼的等餐厅开门了。

因为之前已经发过一个广州平洲四会的详细拿货帖子了,所以这次就省略很多行程的介绍了,只说说当时的心情和一些情况了哈,吃完早餐以后我发现了一个很悲催的情况,就是我的数码机居然失灵了,真是悲催帝啊,只能拿古董级的手机来拍拍了(拿货的照片是后来补上的)。通常先拿货我都是拿点小东西,就当是运动之前的热热身吧。毕竟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也不是清楚大概的情况,先找点小东西试试水,让自己找找杀价的感觉。呵呵,其实如果有心找的话,在华林的早市还是有点经济实惠的东西的,我逛了一会就看中了一手豆子,冰种的,种头和卖相还不错。(做生意的一般早上都喜欢来个早发市,然后那天的生意就会很不错,真的哦,有时候不到你不信,确实如此哦。)所以在这个时候看中什么就要下手了,不然人家发市以后就看心情卖不卖了,豆子我看了,觉得还行,就问大妈什么价钱,大妈很热情的说:“一手走哈,不保留,来个最底价(他们的台词都一样,说是不保留,其实都……哈)一手每个就380吧。”边说边用计算机给我按着,虽然还不错,但是我觉得还是高了,我拿货就是这样,先不看货值不值这个价,很多人就是觉得值这个价就不砍了,但是无论你开什么价,我都要砍,不然心里不踏实啊哈。我说“这样吧,一大早的我也不磨叽,一口价200吧,呵呵。”大妈看见这个价肯定要说不行了,都这么实惠了,你看实在点吧,我说“不是很懂的啊,你打个最实在的价格吧。”(通常我爱装不懂,把这个皮球踢给卖家,呵呵)大妈想了很久,说这样吧350了,够优惠了吧。我看到价钱笑而不语,感觉还有段距离,应该还可以少,我就装着说,“还是高了,我再看看吧,呵呵。”说着就装着要走了,大妈一看这架势马上就急了,毕竟是开摊的第一单生意啊,怎么也得做成啊,就说“你说最高能看到多少?”我说,“太高了,我最多只能接受280这个价钱,就当大家拿个好意头吧。”大妈这时候真的是左右为难啊,卖也不是不卖也不是,我边说边要走样子,但是实际上,我的步伐是超慢的,“给你了,来吧来吧”,呵呵,大妈果然让步了,就这样拿下了,这次的第一手货,以为这次拿货没什么难度,但是没想到后面的情况真是超出了我的预想啊。

离谱的事情还是开始出现了,就刚才那手豆子我也觉得比之前的要贵了,没想到后面的东西,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贵,呵呵,又不是比高音,喊那么高做什么啊。在早市上看看了,觉得还是有挺多不错的货色的,看到一对白底青的观音(翠色不错的,工就还过的去),挺不错的。随意的问问价格,那个大胡子的老板咔咔的打了个价格,当时没留意,一看,居然是3800。我的乖乖,居然大胡子老板脸不改色的说已经是卖价了,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惊讶表情才这么说,还说现在料子贵啊,难拿料子啊,(这次拿货每个老板必说的一句台词)好,买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这样的货色都要几千,我赶紧闪人,走进了华林的巷子里面,在一个角落里,看到有一手叶子还不错的,老板是个18–22岁的非主流小女孩,就问了价钱,咔咔的计算机打了个800出来,(心想:呵呵,真当我是新手么?我说不用这么贵吧,以前拿的也就两百多而已。)心是这么想,但是口却说,都不是第一次逛这个地方啦,你价格那么不实在以后怎么帮你拿啊,以前我都拿过这种料子的,一百多就可以了。那女的脸一红估计让我说中了她乱开价的意图了,打狗随棍上,碰上新手的就要装老经验唬人,就说大家第一次交易,实在点吧,你打个最实在的价格吧。那女的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了,不知道想什么,就打了个650的,我一看,表情就尽量淡定的说,这么一手确实不值这个价钱啊,生意是长做长有的,不能做一锤子生意啊,这样吧,230吧。我就认为值这个价了,你行就给我吧。说完我就要走了,确实不值650,不过如果能230这个价拿下的话,还是不错的,哈,还是放慢了步伐。后面又来了一声,靓仔,你等等啊,我打个电话问问老板(这一招也很常见,通常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卖了,哈)我就说别浪费电话费了,可以出货了,哈,最后当然还是顺利成交了。每个230拿下一手树叶,不过还是让我感觉到了货涨价也是一个现象,但是也有很多乱喊价的现象比以前很多了,就因为大家觉得翡翠涨价很厉害,连打价都不按章出牌了,乱来一通。

每次拿货的重点都是手镯,无论计划怎么变,线路怎么走,总得要去平洲的,所以俺在平洲可是留下了不少的脚毛啊,呵呵!这次也不例外,9点多的时候在华林早市随便逛一下就到平洲去了,出到华林国际的外面就看见一大帮的人在等车,心想,亚运啊,真的连打的也那么多人么?还好,一会开来一辆小巴,那一堆人就挤上去了,呵呵,看来打的过平洲的还是挺少的,很顺利的就搭上了。一路开车都跟着的哥闲聊着,其实亚运并没有打的难,跟平时没有什么分别,打消了我原来的顾虑,我可不想去挤那些小巴,12和30元可不是差什么的,每次踏上平洲这里都感觉这是一场战争的开始啊,不能对敌人太仁慈啊,不然就是对自己的荷包太残忍了,呵。还是老规矩,先把平洲大略的逛一圈吧,这样有什么货自己心里都有个数,该拿什么,什么适合一点,虽然最近的翡翠可是猛涨,但是也没有那么夸张吧,但是不到我不承认啊,刚进去就在旁边一间店铺看到一手手镯,是豆绿色的,有点颜色,没有什么种头,以往这种手镯都是一寸寸的放在哪里的,现在居然也拿好看的包包订起来了。让人感觉上档次,随便一问,老板是一个中年胖妇女,一个计算机咔咔的按了几下,3000,我问一手么?中年胖妇女说一个,我一下就笑着说多打了个0吧,呵呵,老板毫不在乎的说,现在料子难拿啊,涨价厉害的,等等(省略一千字)要是在去年她打三百,我都说她有脑子有问题,但是在今天涨价那么厉害,稍微带点色的也喊天喊地的,真的感觉很多人都无形中有个共识,就是这次300卖给你了,下次我300还能拿回来吗?或者500也拿不回,所以这个担忧让他们把价格喊高,其实有很多基本上都可以成交的,但就是不给你,就是要到她理想的价格才出。没办法,货在人家手。一边摇头一边默默的走远了,这可是普通的豆绿啊,居然敢喊3000,算你狠,我再转转看,一路走路真的感觉这个地方既熟但是又陌生,陌生的是价格越来越看不懂了,熟的还是原来的人,原来的店铺,再走到中间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手春带彩的手镯,颜色还算是可以,底子也挺幼嫩的,老板是我很熟的,也是一个中年的老女人,比较瘦,每次拿货都要到她那里看看,之前帮他拿过一手春带彩的1000一个,拿了一手12个,这次我想会贵一点,但是没想到她计算机咔咔咔的,按了好几下,给我一看,4000一个,我笑着说,都是老朋友了,你就别开价了,呵呵。(鉴于这个老板有前科是因为每次拿手镯都要跟我磨半天的,最后还是会优惠多少的,但是一定要跟她磨,磨到她不愿意为止,哈)没想到她一口无奈的说,没办法啊,料子贵了,根本拿不到料子啊(好像每个老板都开过会约定是的,老说同一句对白)好吧,1500吧,以前跟你拿过了1300一手的,现在涨价厉害,我也知道的,但是不可能贵那么多啊,对不对?但是她坚决不肯,一个劲的摇头,其实我也没想过她会肯的,只是随便说了个价来探探口风,一般早上他们开什么价我都来个最低价碰碰,因为我知道下午才是成交的最好时机,哈。
逛了一段时间不的不感叹,真的是看不懂了,明明上个月还是1000多的手镯,怎么就升到这个高了,热钱太多炒翡翠,普遍拿不到石头,倒手太多,可能以上原因都有吧,但是有一点无可否认的是,在这里卖手镯的人呢,可是一天比一天多啊,店铺也是每次来都比之前的开多了,真是既然个个都喊那么难做,但是为什么又个个都涌来这里做,o(︶︿︶)o 唉,可能就是多人来这里倒手了,拿货也多人拿了,有时候你拿手镯倒了两三手才到你,现在说不定四五手了,呵呵,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差不多逛了一圈了,估计这就这个时候可以成交手镯了,看过哪一手手镯,觉得可以拿的,心里有数了,好,回头找手镯去,还是原来那首春带彩,看看一千8这样能否拿下,不然太贵了,拿回来也出不了啊,不划算,那个中年妇女老板一见我回来表情好像有点不同了,一个劲的皱那个眉头说哎呀,不是我喊高价啊,只是……我就说了,既然我有心拿的,你就优惠点吧,之前我都给到你1500一支了,而且就算涨价也没那么厉害吧,你就少赚一点吧,中年妇女说不行啊,现在料子贵了,拿不到料子啊(老是这几句)我也是不断的重覆这几句,便宜点拉,下次肯定还要来找你的,给我赚一点啦,先用这一招磨上十几二十分钟,一般定力不够的都让我搞烦了,最后就要卖给我了,呵呵,这招可是百试百灵啊,绝招之一来的,不过这次真的不行了,任凭我怎么说,那个中年妇女就是不松口,怎么也不少了,最低就3600,我靠,我拿回去卖这个价还让人说贵了,这怎么行,再来,实在不行就要用最后的绝招了,就是装着要走了,我就说,这样吧,咱俩就爽快点吧,涨价的确是有,但也没有那么多的,这样吧,一口价1800吧,行就行,不行我就坐车去四会了,听到这个价钱那个中年妇女老板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看来真的是差远或者她根本没意思想放手,说着说着,我真的要走了,走了十米,我咬牙回头说1900了,不行真走了,依然是无视我的1900,算了,走吧,走到了平洲玉器街的后面是有四会车的,准备是搭车了,心想不甘心啊,这么走了一天,居然一个手镯都没有拿到,好,最后一次机会, 脸皮厚厚的跑回原来的那个中年妇女老板那里举起两个手指头2000,这次换来的依然是摇头,算了,今天算是白来了,我真的服了,就算是贵也不可能贵那么多啊,玩不起只好走人了,马上坐车去四会,毕竟已经四点多了,历史上最失败的一次平洲之行,一个手镯硬是没拿下。

呵呵,忙活了一天终于有时间坐下来继续写了,看到那么多朋友那么给力的支持,心里真是感动啊,但是也希望多点朋友知道我们这行的艰辛,拿货的时候求人家卖给自己,销售的时候又装孙子让人家买自己的货,真是夹心人啊,两头难啊,好吧,继续说说这次的经历吧。

昨天说到坐车去四会了,这个坐车也是硬挤上去的啊,那种感觉就像是难民挤上车一样,唏嘘啊。四点多坐车来到四会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天已经黑了,那种感觉真的是让我想起了一句话,独在异乡为异客啊,望着车窗外的夜景是那么宁静而美丽,再看看邋里邋遢的自己,真是鲜明的对比啊,这时候再想想平时在朋友面前的那种光鲜,呵呵,感慨啊,这次来四会也是铁了心要逛久一点,看有没有什么好货,当然价格也要适合一点的,不能太高了,以往都是零晨4点多才去天光嘘的,但是这次我打算两点就过去,从两点逛到中午12点,我想总会能找到一点好东西吧,好吧,废话少说,还是老规矩,四会大酒店,吃饭,休息。
眼睛一闭眼睛一睁,两点了,感觉身上的疲劳不是一般的累啊,像是打了几场很激烈的篮球赛一样,超累的,虽然是累但是还有个问题要注意啊,就是四会的治安不是很好啊,特别是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来之前也是跟一个四会的朋友聊过,叫我尽量要找几个伴一起走去天光嘘,正在我无奈的时候,听到隔壁有关门的声音,呵呵,估计是同行,马上出去看看,原来是两个同行也准备去天光嘘,好啊,马上尾随之,一路走来十分钟就到了,但是如果是自己走的话的确有点害怕啊,虽然不是什么大款富翁,但是货款可是自己的全部啊,呵呵,这个年代,拿个货也要提心跳胆,真是无奈啊。

两点15分来到天光嘘,看来果然是来得算是很早了,只看见了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摆档,但是前来淘货的朋友也开始慢慢的增多了,突然我看到里面有一个横幅写着禁止摆卖BC货。我看了就想笑,因为就在这个天光嘘里面,买假货的还是有的,就在天光嘘里面中间的地方我就看见有个摊档富丽堂皇的摆放着很多很翠绿很透的挂件,一看,全都是BC货,摆放很整齐,让人感觉就是高档货啊,一个男人很认真的在研究,还拿着个放大镜,那个深情啊,我都差点笑出来了,估计这些就是交学费了,呵呵,三点开始,人也开始多了,买货和卖货的都慢慢的进场了,只要你细心的看看,三点以后很多摊档都换了人,所以有的人买了假货,你也肯定不知道上哪找,有的买了好货想再买,也不一定能再找回来,天光嘘就是这么样子,难琢磨,是天堂也是地狱,走了不久看中了两个如意,一问价钱,又是咔咔咔的拿个计算机打了几个字口里说着:一大早的来个卖价哦,不保留,哈,1500,我的乖乖,太老实了,老实不客气啊,贵了那么多,我说太贵了,咋那么高了,料子贵啊,料子难拿啊……又是这么一句话,算了,这么高还是松人吧,那个老板急着说那你看多少啊?最多,我随意的说500,呵呵,那个人就是连头也不回的做她自己的事了,看到这样,我就知道,这个价格不亏,至少他不肯放,没有任何的考虑,其实逛天光嘘有很多朋友都感觉挺迷失的,因为注意力都在货那里,看着看着,老是逛那两个地方,我觉得应该从最前的一排开始逛,顺着顺序来逛,一排一排看,这样就不会错过大部分的好货了,至少自己可以心里有数,哪些东西适合自己,今天看过的货都有什么品种,方便来个总结,哈。
其实刚才那两个如意我还是觉得挺好的,就是价格挺高的,但是有心拿了,当然得费点心思,这时候我就装着路过刚才那个摊档,一看见那个老板的时候就装着很突然的感觉说,刚才那个如意怎样啊,这样吧600啦,呵呵,我的乖乖,还是没有同意,但至少有点表情了,估计离成交不远了,就这样我又按照刚才的方法做了一次,700?不行,800,老板开始动摇了,呵呵,急急忙的拉着我说要打电话问老板(其实他自己就是,还给我装),到最后果然顺利拿下两个如意,这时候已经6点多了,出到外面吃早晨吧,对着自然光看,觉得两个如意还是挺不错的,水头和造型也挺好,好,吃完早晨我再去拿多两个,又慢慢的走到了那个老板那里,说再拿两个如意,老板很熟练的开价,卡卡卡的,一看计算机,1800,我靠,我说刚刚才帮你拿了两个,怎么还来这个啊,呵呵,老板一看想起了是我,连连的说呵呵,没想到是你,我以为是生客,呵呵,就这个现象真的让我心寒啊,等于是换了个人就价格也换了,我的天啊,以后还是有多寒酸穿多寒酸吧,为了荷包起见,天光嘘隔壁也开了个翡翠城,里面主要都是高货,随便一件货都是几千的,是最低档的,问可不可以少,不可以,至少那种表情是让你感觉没有讲价的余地,算了,还是溜吧,这么贵的货,咱还是玩不起啊,还是亲民的路线适合咱,哈。

在天光嘘也溜达了一个早上了,算是拿了点货,这个时候该启程回广州了,吃饭,买票,上车,一路上坐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在广州华林做的,一路上也是感慨这个翡翠的价格也是飞涨啊,而且还有个就是,很多老板不按章出牌了,看见脸孔生的开价就会差别很大,像他经常在四会拿货的就开的比较实际一点,不过还是要砍,呵呵。
后话:每次拿完货都在华林大夏里面鉴证中心那里拿翠翠来做证书,正在认真的挑选的时候,看见一个富态的女人拿了三个手镯过来要做证书,一看,一个是帝王绿的手镯,种头一般,只是颜色真的很辣很抢眼,两个是紫罗兰的,种头也一般,但是紫罗兰的那种颜色很鲜艳,很耐看的,我问道,这三个手镯得多少钱啊,富态女人轻描淡写的说了声78,我说78?富态女人说:是啊,78万。我的天啊,这辈子还没拿过这么贵的手镯,我就说可以看看吗?富态女人不在乎的说,看吧,呵呵,口水都快滴到了手镯上了,仔细的看着手镯,像是看到一个极品美女一样,紫罗兰两个都很完美,紫色很耐看,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紫色,但是翠绿的那个我发现有一条纹裂了,我提醒了那个女人,我想应该会后悔吧。没想到那个富态女人说,没事,这个我自己留着带,天啊,这就是差距么,说完这女人给那个工作人员说了句明天再过来拿手镯就走了,后来出到外面我看见她看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缓缓的离开了,头也不回的。难怪买这么个价钱的手镯想买个几百块的一样,就在我感慨的时候,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问我旁边的档主(就是刚才那个富态女人买三个手镯的那个铺位)老板那三个手镯还在吗?那个老板很悠闲的拿着说,叫你中午过来,你下午才过,刚刚买了,其实那几个手镯不值这么个价钱,但是人家可以卖到这么个价钱,厉害啊,本事啊,难道钱真的那么不值钱么?难道翡翠就涨价涨得那么过分么?脑边再次想起那句—-我的钱如草纸,钱如草纸让我向你推,呵呵,写完了。

<<<<查看爱玉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