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杂谈

翡翠文章杂谈

人们喜欢绿色。 绿色是大地的主色。 欣赏绿色、憧憬绿色的人,就像温和的阳光,照耀着绿色。 因此,人们将绿色视为春天的颜色。 红、橙、黄、绿、蓝、蓝、紫,如果按顺序排列,我肯定会把绿色和蓝色排在最前面,因为我们生活的蓝色星球是太空中的蓝宝石。 生命是存在的,在黑白交替的夜色中,不知会吸引多少诗意的目光。

不是吗? 买房的人向往绿色的地方,上山休闲,吃饭喜欢绿色食品,穿绿色衣服的女人格外引人注目。 近年来,佩戴的饰品也流行绿色,翡翠也成为市场上流行的绿色时尚。

十多年前,玉这个陌生的名词进入了我的视线。 当时,单位有一个国际贸易部,几个地质专家经常走在这里。 偶尔听到一些关于翡翠的消息,比如香港的一个商人花几万元买了一块赌石,赚了上千万; 第二大城市等。 公司的一个同事,平时说话傻乎乎的,只听八卦,不太在意。 许多人失去了机会。 而且,这样的机会令人感叹。 毕竟那时候的信息来源有限,没有办法比较和选择。 很多事情只能靠亲身经历来判断。 最直接的亲身体验是,当时的办公地点靠近北京西郊的沙窝村。 80年代中后期,沙窝村道路两旁聚集了大批寻宝者,声称一名国民党将军逃往国外,将其埋葬。 多少宝藏,像这样的宝藏故事,需要集资挖出来,云里雾里,驱使着一群群的人上当受骗,赚钱的就像蚂蚁追食,一个个神秘莫测的淘宝诱饵,带动着成群结队的人聚散,散散又聚,一时间沙窝村热闹非凡。

有了这个印象,我对所有的宝物都持谨慎态度。 然而,祖母绿是真实的,它确实在历史记忆中,在商业流通中,在拍卖锤上,它会长期点缀在人们的生活中。

老街杂谈_杂谈天下_翡翠杂谈/

翡翠最吸引人的特点是在地下埋藏数年的石头中仍能发现颜色。 神奇的是,这些矿物晶体中只有极少数的微量元素,如铁、铬、锰等金属元素,可以改变石头的颜色。 鲜绿色是铬造成的,墨绿色是铁造成的,黄色是褐铁矿造成的,红色是赤铁矿造成的,紫色是少量的锗、铁、钛造成的,真的很接近朱红色,接近墨水那些是黑色的。 只有白色几乎不含任何化学元素,因此透明清新。 就像不同品质和特点、不同兴趣爱好的人,自然而然地组合成不同的人群,如理智的人、诚实的人、平庸的人、糊涂的人,他们相互转化、影响,或孤立无援. 你说翡翠有多神奇。 与地质条件、湿度、埋藏深度、出土时间等密切相关。 这是大自然的神奇创造。 有的表面粗糙的石头,经过切割后呈湖水般的翡翠色,有的翠绿色的石头内部粗糙如糠秕。 石头的各种现象和颜色,让不少淘金者神魂颠倒,跌宕起伏。 通常称绿色和蓝色为祖母绿,黄色和红色为祖母绿。 而天然彩色翡翠以灰白为主,占80%以上。 可见,天然宝石也有第28条规律。 灰色和白色已经成为流行的草根家庭。 也有人称其为“草料”或“砖料”。 各种有色翡翠尤为珍贵,颜色决定价值。 光是青菜就有几十种,比如秋葵。 青、葱绿、湖绿、黄太阳绿等。 祖母绿中可以找到自然界中的一些绿色层次。 白灰不是一文不值,要看它的成色、纯度,行话叫水头和品种,优质的白玉俗称琉璃冰玉,有的比彩玉还值钱。 品质决定价值。 构成翡翠价值的因素有很多,工艺水平的高低也决定了一件首饰的价值。 一件很普通的“草料”,若经匠心独运的手艺处理,也能升华价值。 赋予其身价百倍的品质,属于翡翠的文化属性,前者属于天然属性。 目前没有任何现代科技手段可以看到石头(成品除外),押注岩棉可以说是真正的暗箱操作。 目前,缅甸原产地和我国云南、广东集散地均设有原料拍卖市场。 都是亮料,切割后的色泽和润度一目了然。 加工经营者根据宝石的颜色、大小采购加工后的产品推向市场。

翡翠杂谈_老街杂谈_杂谈天下/

玉因其坚硬而被称为宝石。 其硬度仅次于红蓝宝石,硬度高于和田玉、昆仑玉等国内名贵玉石。 在人生价值和人格取向上对坚韧和精神超越的追求,也符合传统的转厄运为吉祥、吉祥如意的平安心理。 也赋予了玉一种人格内涵。

玉器的切割和制玉贯穿了我国的历史,尤其是在明清时期。 翡翠在玉石界也被称为翡翠。 从宫廷到市井,从深山到耳边,从达官贵人到乡下妇女,有求必应。 生活条件好的人买玉,生活条件差的人卖玉。 这块坚硬的石头是有记忆的。 显赫之人的记忆成为历史,而卑微之人的记忆则微弱。 古人说德行如玉。 北京某博物馆藏有清代太监李莲英的玉无名指,翠绿葱茏。 但是每次看到这个东西,我就没食欲了。 一个让现代人深陷水深火热之中的女人,让这绿色大打折扣,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据传,太后一生钟爱祖母绿。 临终前,她将一些心爱的饰品扔进了昆明湖。 她知道,那些饰物不能随她而去,只能回归自然。 与翡翠西瓜和雕刻品一起埋藏的众多宝物,后来成为她的掘墓人残害国人的武器来源。 可见,宝物的拥有是有归属的,归属永远不会错位。 再好的宝物,对于小德之人,也未必是宝物。

在云南腾冲,翡翠已成为一种民间文化,是翡翠的重要集散地。 几年前我去过腾冲。 据当地人说,旧城翻新,从清代废弃的马路铺面中挖掘出的玉石原料,在今天看来价值不菲,可见资源日趋稀缺。 在那个时候,人们对这种资源的占有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其实,世界上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那时人们挑选原料,就像今天人们挑选果园一样。 今天,人们只能去商店买水果。 聪明的商家一定会分类的。 要想吃到好水果,就得付出更多。 我知道。

吸引我的不是中缅边境翡翠的故事,而是祖祖辈辈做翡翠的人的品质。 一个走在大街上的普通人,他们的祖宗都与翡翠有关。 在近代历史上,当侵略者踏上这片土地时,这些玉匠无一不是其中之一。 当侵略者踏上缅甸,想从这里闯入中国时,玉匠们散尽家财,四处奔波。 东奔西跑募款劳力的故事数不胜数。 它们的品质高贵如玉。 抚摸着那些幸存下来的冰冷首饰,我仿佛感受到了曾经炽热的温度。 这种热血与情怀,真是与美玉融为一体。

用哲学家的话说,决定胜负的是人而不是物,真正的美也是人而不是物。 不知道佩带玉饰的人,是否真的懂得美玉的内涵。 如果你把美玉当成权力、名车、美女、豪宅等物欲,那你就真的曲解了石头对我们的启示! 腾冲一位老玉匠说,对个人来说,没有恒久的美玉,只有恒久的石头。 心明者戴石,亦为翡翠; 心地阴暗的人佩戴祖母绿,祖母绿也是石头。 佩服这位老人,终其一生在玉石界提炼出如此精辟的语言。

汶川大地震,一个戴玉镯的姑娘被埋葬了几天几夜,她洪亮的嗓音一次次压抑着我们伤心的泪水。 她说,让大家不要为她担心。 虽然她露出的手镯上没有多少绿色,但我想手镯在她的内心深处充满了绿色,只有心中充满绿色的人才能说出那种充满活力的语言。 让我们留下一段深邃如翡翠般的记忆。

老街杂谈_翡翠杂谈_杂谈天下/